微啦網 首頁 > 讀書

無“自我”便絕沒有活下去的可能

2019-10-30 22:17 weila

《哈瓦那之王》

人生最痛苦的是夢醒了無路可以走。娜拉出走家庭奔向個人存在是自我的蘇醒,但魯迅卻詛咒:不是墮落,就是回來?!豆吣侵酢方Y尾處,幾只禿鷲占領高處,王子雷納爾多裹穢自墳,不遠處是他激憤砍殺身懷骨血的親人瑪格達,如今蠅營寥寥尸身上披蓋著雷納爾多的外套,穢裹墳埋,幾縷死煙和著禿鷲聲,不是墮落,沒有回來,是沉寂,活著卻一聲不吭。

如果死亡需要預習,則早在雷納爾多少年時就鎮定地演習了一場意外、絕望、沉默的死亡,母親、兄長、奶奶先后眼見而亡。雷納爾多像是被推向了人生的審判臺,在活人的世界中完全是一個配角,如今似乎塵緣已了,在如此隨便的警官面前顯然已經成為國王的候選人,無“自我”便絕沒有活下去的可能。進了少年勞教所他就打定了自己的夢,待我身強力壯必然越獄回去。這是曾經做過演員的導演比利亞龍加前面三部影片(《月孩》、《?!?、《黑色面包》)的故事。

對于在者而言,死就是終結,向死而生是每一個在者必然的宿命。但是,一個人的死對另一個人而言并非結束,而僅僅只是痛苦的開始。正是雷納爾多回歸哈瓦那的第一份工作,他才見識了人死之后并非入土為安如此簡單。衣服,財物,甚至是鑲好的金牙,無不被守墓工扒一層皮,這也許就是經濟利益決定在者的另一層隱喻,人們為了這些仍將自相殘殺。

對于雷納爾多而言實際上只要成年少教所就會自動釋放他,但他卻在臨近時自己逃走了,他也并非必須回到原來住的地方,他可以選擇在另一個地方重新開始。一方面原子化的個人獨立的個體必然要承受孤島絕壁不如此無以體驗到真正的自我,另一方面自我又不可能是絕無牽掛的個人,哪怕是少年時意淫的對象,如今對于雷納爾多而言竟成了少許可能的生命意義。找到她,娶她為妻。

有車有房有妻有工作,無論是什么時代,無論是古巴還是另外什么地方,這都是引力斥力下個體對于家庭的自然反彈。但是對于重新回歸社會的雷納爾多而言可能想象略微簡單,他思考著只要性器官匹配,一切自然理所應當,他特意的在其上鑲了兩顆珍珠。但是并不一帆風順,瑪格達根本沒有把雷納爾多當做唯一的男人,也許比著還要嚴重,瑪格達提請雷納爾多思考的已經不是自我而是什么是真正的男人。

同性戀尤尼斯萊迪的出現正是雷納爾多被瑪格達擋在門外之時。尤尼斯萊迪正是看上了他的器官。在這三角性關系中,性自由與賣淫的糾纏隨處可見,倘若追溯古巴社會的賣淫史也許能窺見其苦難深淵的另一面向??墒钦嬲哪腥嗽趺纯赡苁峭詰?,雷納爾多百思不得其解。對瑪格達而言,雷納爾多畢竟多了另一種可能的選擇,而且尤尼斯萊迪顯然能夠給雷納爾多帶來更好更走品質的物質生活。雷納爾多無意間拋了一個問題給瑪格達: 他為什么要愛我?

展開全文

如果配槍擁有權力使用暴力是真正的男人,顯然雷納爾多不是不能而是不愿意。這延續的是反法西斯反專制的邏輯。而雷納爾多愛瑪格達又顯然是成就一個小集體的沖動,為了成就一個家雷納爾多搶劫行李,偷雞,建房子,哪怕是遭遇瑪格達的欺騙。群己權界倘若如斑馬線這樣如此清晰歷史就沒有那么多的恩恩怨怨。對瑪格達而言家的前提是一個真正的男人,而在哈瓦那之王的理解里,如果我成為你理解的真正的男人必然會傷害到你。無路可走,但人生并不會停止,王子升騰起了一絲覺悟,作為人,他越來越迷戀眼睛而非珍珠,因為失去的更珍貴,人的尊嚴更可貴。

,



浙江体彩20选5跨度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