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啦網 首頁 > 讀書

侯磊:出路·身份·扭曲的人——有關金庸先生的文學三話|天涯·金庸逝世一周年紀念小輯

2019-10-30 22:17 天涯雜志

天涯:tyzz1996

天有際,思無涯。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編者按:2018年10月30日,金庸先生逝世,這個塑造了無數經典人物形象的武俠小說家,在留給世人無數紀念的同時,也留下了一些爭議。金庸是如何看待那些爭議的?2003年10月,金庸曾在西安舉行的“金庸小說高層論壇”上,暢談過一些對自己、對作品、對武俠小說的看法,這些看法也在一定程度上,回應著他身后所留下的爭議。在這個論壇上,肖云儒、冷成金、李震、韓云波、高建群、賈平凹、嚴家炎、魏明倫、費勇、湯哲聲、高俠、施愛東、蔡瀾等學者作家,與金庸刀來劍往,碰撞出不少有意思的思考。多年后,當年參與本次活動采訪的記者張英,根據現場的錄音,首次整理出了這份對話錄,本刊擇要刊發,以饗“金迷”。此外,劉大先、馬笑泉、胡竹峰、侯磊、陳培浩五位青年批評家、作家,都曾在年輕時遭遇過金庸——對他們來講,金庸的武俠小說不僅僅是通俗讀物或流行文化,甚至在某種程度上參與他們的青春成長、塑造了他們的情感構成,因此,邀請他們在紙上江湖,與金庸來一曲彼此激蕩的共奏合鳴,是紀念,亦是傳承。

今天是金庸先生逝世一周年,重發《天涯》2019年第2期“金庸、武俠與時代記憶”小輯,以為紀念。

出路·身份·扭曲的人

——有關金庸先生的文學三話

侯磊

金庸先生去世了,我很懷念最初讀他的著作的年代。高中時有一周我發燒請假在家,窩在家中床與桌子構成的犄角中,讀完了《鹿鼎記》。那也許是人生中最幸福的一周了。他是造夢者,讓人在他制造的夢中永不醒來。但我們都知道,他為人民造夢的原因:為了言論平臺,他創辦了《明報》;為了增加銷量,他寫起了武俠小說。寫武俠,是金庸先生為自己尋找的一條出路。

如今70后、80后的大批作家、藝術家,在50后、60后當年改革開放后席卷全國的年紀,在影響力上無法和前輩作家相比。作家沒有給自己的作品,甚至給自己的人生找到出路。有人說,這個出路是影視和周邊產品,用現在的話說叫大IP。如果文學只有借助影視和周邊產品才能產生大眾影響,那無異于是一位優秀的演員演戲沒火,但做個廣告卻火了。在一個IP版權賣出天價的時代,反而是一個無書可讀的時代。

展開全文

出路

每個人都需要出路,正如人人都需要生活。文人的出路更隱蔽一些,且每個時代給文人出路的寬窄都不一樣。清末廢除了科舉,儒生便一時沒了用處。而五四運動以后,新式教育和學校建立起來,北京大學等學校,都聘請留洋歸國的、二十多歲的年輕人胡適等為教授,而清末的宿儒則缺乏生計,末代狀元劉春霖淪落到為人家點主(祭祀活動中,請名人用朱筆在靈牌上“主”字點上那一點的儀式)的地步。在我們眼前,有大批的傳統媒體瀕臨倒閉,文人便轉到新媒體去寫作,以繼續自己的營生。我們這個時代的作家,真的是不慕名利的,因為干別的比這個掙錢來得快。作家哪怕是追求世俗的成功,也是為了讓自己能更加自由地寫作,但更多的,是反而陷入了勵志成功的陷阱。

金庸早年在長城公司時曾擔任電影《絕代佳人》(1953)、《不要離開我》(1955)、《小鴿子姑娘》(1957)、《蘭花花》(1958)、《午夜琴聲》(1959)等的編劇,并與人聯合執導過電影《有女懷春》(1958)、《王老虎搶親》(1960)等,并與夏夢有了一段傳說的情緣。他喜歡莎士比亞,熟讀外國文學,作品中有英國文學講故事的傳統。他的小說是充滿了西方名著、電影劇本的小說。他將武俠寫得登堂入室,似乎是在打破革命對武俠的偏見。



浙江体彩20选5跨度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