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啦網 首頁 > 讀書

獨家披露:《路遙全集》遺漏的兩篇重要“軼文”| 姜紅偉

2019-10-31 06:17 weila

路遙(1949年12月3日-1992年11月17日)

《路遙全集》遺漏的兩篇重要“軼文”

姜紅偉

《作家》雜志2019-10,作者授權分享

路遙是我最喜歡的作家,他的中篇小說《人生》和長篇小說《平凡的世界》曾經深刻影響了我的少年時代和青年時代。這兩部優秀的小說激勵了我,鼓舞了我,從而引領我在平凡的世界里努力活出自己不平凡的人生。

路遙第一篇“軼文”發現始末

與路遙的關系,我原來以為從此只局限于作家與讀者的關系。然而,一次偶然的機緣,卻使我有幸地成為了他的一篇重要“軼文”的發現者。

今年大年初一上午,由于要完成一篇題為《上海<文學報>創辦<詩苑>??瘷n案》的詩歌史料文章,我到了單位。在卷柜里拿出在孔夫子舊書網上購買的《文學報》1983年合訂本,一邊査閱著,一邊寫作著。

大約寫了一個半小時左右,我完成了這篇文章的初稿。稍事休息的時候,我很隨意地翻著這本《文學報》合訂本。結果,翻著,翻著,翻到了8月25日出版的總第126期的那份《文學報》。在該報第三版開設的《文學大課堂?文學創作》專欄上,我突然間看見了一行醒目的標題和一個熟悉的署名。標題是《使作品更深刻更寬闊些——就<人生>等作品的創作答讀者問》,而署名則是——主講人:路遙。這個標題和這個署名猶如兩道閃電,一瞬間閃耀在我的眼前,頓時讓我雙眼豁然一亮,內心驚喜不已。

那么,喜從何來呢?

因為憑借我多年從事詩歌史料研究和重要詩人“軼詩”挖掘整理積累的豐富經驗,我常常這樣認為:由于報紙不易保存,散失的可能性很大,往往成為一個作家在出版全集的時候容易遺漏作品的“死角死面”,而正是這不易發現的角落往往容易發現作家的“軼文”。

也許是和路遙有緣吧,也許是好奇心作怪吧,也許是多年發現海子“軼詩軼文”養成的職業敏感吧,看見路遙的這篇問答錄,我的腦海里突然間跳出一個疑問:這篇文章會不會是被《路遙全集》遺漏的“軼文”呢?

展開全文

為了求證《使作品更深刻更寬闊些——就<人生>等作品的創作答讀者問》究竟是不是被《路遙全集》遺漏的“軼文”,我立即上網搜索《路遙全集》的出版信息。結果,在北京十月文藝出版社2013年修訂出版的最新版本《路遙全集》第六卷《早晨從中午開始》中,我對該卷登載的所有目錄進行了仔細的比對,結果,沒有發現路遙的這篇訪談錄蹤影。

至此,可以確認這樣一個事實:路遙發表在《文學報》上的這篇題為《使作品更深刻更寬闊些——就<人生>等作品的創作答讀者問》的訪談錄是被《路遙全集》遺漏的“軼文”。

那么,路遙的這篇題為《使作品更深刻更寬闊些——就<人生>等作品的創作答讀者問》的訪談錄又是如何發表在《文學報》上的呢?

在路遙的文學創作歷程中,除了家鄉陜西之外,尚有三個文學“福地”:一個是北京,一個是上海,一個是廣東。以此類推并延伸,路遙同時擁有三個作品發表“福地”:一個是1980年第3期發表了中篇小說《驚心動魄的一幕》和1982年第5期發表了中篇小說《在困難的日子里》的《當代》,一個是1982年第3期發表了中篇小說《人生》的《收獲》,一個是1986年第6期發表了長篇小說《平凡的世界》第一部的《花城》。

在這里,我們主要談談路遙的“福地”之一上海與路遙的緣分。

《人 生》路遙 1982年第3期《收獲》(侯國民 插圖)



浙江体彩20选5跨度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