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啦網 首頁 > 讀書

每個為選擇焦慮的人,都在認真關注自己的生命

2019-10-31 14:21 weila

2019年9月22日,小說家雙雪濤攜新書《獵人》做客蘇州誠品書店,與張悅然展開一場對談,理想國紀實館主編羅丹妮主持。

兩位寫作者分享了寫作過程中對人物、情節的思考,同時聊到我們所處時代的諸多變化,被選擇焦慮困擾的現代人如何自處——“我們現在已經完全生活在一個不停不停嵌套的時代?!苯裉鞂⑵渲芯蕛热莘窒斫o大家。

我特別害怕面對不專業的人,而現在大家都急于拋出自己的見解

張悅然:我不知道大家讀到雙雪濤小說的時候有沒有發現,他的小說里面不管普通人還是奇人,身上都帶著某種技藝或者某種技能。

比如說會下棋的父親,即便是工廠車間的一名普通工人,也要強調他的技術水平不一般,是一個技術精英。到了《獵人》里面,在不同的故事里面,我們也可以找到很多技術精英,比如說顛球特別好的少年,打拳的父親,還有《武術家》里作為一個影子存在、很有權力的女人,她也對于戲劇,具體的藝術形式有些癡迷。

我們能在雙雪濤的小說里看到很多癡人,或者說是癡迷者。我想這也許跟作者的某種訴求,或者某種對世界的認識是有關系的,想要問問他是否意識到這個問題。

另外,我補充一點,據我所知,雙雪濤老師是一個特別喜歡看綜藝的,但好像也不是所有的綜藝都看,相親類型的他不看。但是他愛看競技類的,比如說唱歌,這種是雙雪濤老師的最愛。是不是這個也能反映他對于“技藝”這件事情的真實看法?我今天想從這個問題開始,你是怎么考慮技藝在你小說里面承擔的重要角色?

雙雪濤:有一個需要澄清的是小說集里面顛球的人,他顛得不好。但是因為敘述者顛得很好,所以他產生了巨大的憤怒。我覺得悅然老師的總結很有意思。她在說的過程中,我也在想,為什么會寫這么多善于某些事情或者癡迷某件事情的人。

首先因為我從小就生活在一個工人家庭,像很多孩子一樣在胡同里面長大。后來胡同消失了,就在工廠中慢慢長大。我身邊很多人都是特別普通的人,當然從電視上或者從書上看到了很多其他各個領域很厲害的人,但我小時候確實一個都沒見過。但是在這些我身邊的人身上,確實有特別擅長的事情。

這些他們所擅長的事情和他們為這些事情所付出的時間和精力,是我印象特別深刻的東西。就比如我父親就是一個特別癡迷于下象棋的人,特別特別癡迷。那我其實就把這個東西一直當作一種樸素的精神追求,那肯定是超出于“朝九晚五”上班之外的事情,這可能是一個童年時期的根源吧。

展開全文

另一個,我是一個比較愿意自我訓練的人。無論是踢足球還是打籃球還是玩很多東西,包括打乒乓球、下象棋,我挺愿意把自己訓練成一個至少不是一個完全的外行。

這些東西一方面跟虛榮心有關,就是每當從事即使一些游戲的時候,不希望自己是任人宰割的那個角色。另一個是我覺得我有一種英雄主義的情結,即便自己是一個普通人,但是在某一個大家平等的事情上或者一個技藝上,沒有任何身份背景干擾的情況下,你可以完全通過自己的努力和訓練成為一個佼佼者。這個可以說是我的一個性格。

隨著年齡的增長,我自己越來越覺得在這個世界上,當然每個人有很多的見解,每個人有很多的主張,但是我還是很敬佩那些真正能把一件事,或大或小,做好的人。因為我們無論是在藝術界、文學界還是各種我們現在能看到的,目之所及的知識界,我覺得它的退步和衰落是因為職業精神的問題。是因為在一些最基本的事情上,其實沒有做好,但又很急于拋出自己的見解。

我特別害怕面對一個不專業的人,這可能是我的一個執念。即使是在我吃飯的時候,或者在平常的生活里,面對一個不專業的人,我經常會升起一種無名之火,這可能是我自己的性格問題,我自己可能是比較樂于躲在這種所謂的專業技能后面的一個人。



浙江体彩20选5跨度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