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啦網 首頁 > 美食

在南京老鹵面的江湖,這碗牛舌面能贏!

2019-10-29 06:19 甩吃南京

眼看十月就要走到盡頭,首都人民扒拉著手指準備喜迎供暖,另一頭的廣州群眾在30℃的艷陽里宣布今年第八百次入秋失敗。

棉毛褲放在了床頭的南京人,追打著南孚大小的飛翔蟑螂,發出了秦嶺淮河也劃不清的疑問:

南京,它到底算南算北?

答案無論傾向哪一方,似乎都無法讓人完全信服。

但無可爭議的是,在走進面館的那一刻,任何一個處于南北疊加態的南京吃貨,都會瞬時坍縮成一個徹頭徹尾的精神北方人。

對于南京人來說,huai面條是一種核心的基礎設定,是與生俱來的信仰,是種族天賦,是畢生修行,是市政基建工程,是全地圖路標,是清晨流淌進碗中的陽光,是加班后慌不擇路的救贖。

從老鹵到小煮,義無反顧地于面館間奔波騰挪。在碳水化合物的滋養下,體重計上的數字終于完成兩位數向三位數的躍遷。

展開全文

01

即便如此,想在南京開好一家面館并不容易。

在Nanjing Noodle University,如果交不出一份讓人滿意的成績單,隔天就把鋪蓋給你扔宿舍樓門口。

這一定律在老鹵面的江湖表現得尤為突出。想要分這一杯羹,先得問問諸位前輩手中的老鹵答不答應。

尤其要是論起最好吃的牛舌面,南京地界怕是沒有敢和“小意思”叫板的。

小意思最早開在羅廊巷侯家橋口,前兩年遷到了建鄴西路上,店面仍是不大,環境卻好上許多。

牛肚牛心牛舌牛腰牛不可描述安靜地躺在玻璃柜臺里,鹵透了的醬色讓它們看來和尋常牛肉別無二致,遏止了食客過于旺盛的想象力。

前一個食客點了份牛心面,大概是感受到腿妹好奇的視線,老板好心地放下菜刀,兩手在胸口正前方括出臉盆大小,眼神真摯:

“牛心得有這么大,起碼五斤!”

小意思最有意思的,除了不變的好味道,就數老板這塊活招牌。

大金鏈,小白帽,絡腮胡。社會你大哥,人狠話還巨巨巨多。

傳說在原本煙熏火燎的蒼蠅小館里,你要是膽兒肥了抽口煙或是吐口痰,被瞪被罵都只算是常規操作。

老大老板姓楊,從白手起家做鹵味前后已有三十多年,一鍋老鹵里藏著傳承了三代人的乾坤。

老楊在家里兄弟中排行第四,相熟的街坊都熱絡地叫他四哥。

早前也有尊一聲四爺的,雖是俠氣十足,但近些年再聽來,腦海里總不自覺浮現一張吳〇隆或是陳〇斌的臉。

至于有膽色直呼“楊四毛”的食客,和老板的交情大抵是過了鹵的,不建議廣大新客輕易嘗試。

在南京,去huai面條是和走路一樣普通的社會場景。

一騎鈴木轟鳴來去的都市大鏢客,一頭齊耳奶奶灰的精致girl,一開口句句都是人生的文壇掃地僧……一群在另一個時空本不可能相遇的人匯集在這里,望向灶臺的目光里卻有著同樣的訴求——

“老板,你少下點兒,是真的吃不掉嘮?。?!”

▲監工豆豆

0 2

一鍋鹵水不經歲月洗練,便只能算摻了蔥姜大料的醬油水。



浙江体彩20选5跨度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