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啦網 首頁 > 職場

在漫漫時空中,找到屬于自己的生活位置 | 夏超隨筆:西行散記

2019-10-29 06:19 weila

KY作者 / 夏超

編輯 / KY主創們

以前,我是個不愛旅行的人,習慣了大學的平靜日子,不知道去別處有什么意義。反而是在工作之后,沒了多少自由時間,我才渴望去別處走走,好像只有走出去,內心才得到了舒展和成長。

去年冬天,我在嚴寒中逛了洛陽、西安、銀川等地,途中讀了些史書,看了些古跡,對下次旅行有了想法:去河西走廊看看,走走絲綢之路。這是一條極具歷史文化價值的地理路線。無論在漢朝的史書中,還是唐人的詩句里,這里都飽含魅力,有開疆拓土的壯舉,有金戈鐵馬的征途,有商旅穿梭的身影,有邊塞望月的鄉愁。

在閱讀和收集了相關材料后,我在今年九月下旬終于踏上西行之路。這次旅行是地理上的漫游,也是對自我和生活的一次發現,今天就與大家分享一下我的一些見聞和感受。

來到大西北,給人的最大感受,就是對空間與距離的再認識。

我從上海出發,沒坐飛機,選擇了火車。這輛車途經江南水鄉,越過華北平原,翻過黃土高原,在顛簸28個小時后到達武威。而在隨后的日子里,我依然時時感到路途給人的漫長之感。

展開全文

從武威到張掖,經嘉峪關到瓜州,再轉到敦煌,我坐的都是火車和大巴。窗外沒有密集的山林草木,只有荒禿的戈壁,而戈壁上只有干枯矮小的芨芨草和散落的石塊,遠處的山脈幾乎一動不動,任由車輛穿行,它仿佛還是剛才的模樣。

對空間的感受,轉而影響人對時間的感受,這缺乏變化的旅程令人覺得非常漫長,加劇了無聊與疲憊。有些景點離城鎮遙遠,比如天梯山石窟在武威市區之外的五十多公里,榆林窟距瓜州城區七十公里,無專車路線,也無鄉鎮公交途經,對于不會開車的我來說必須包車前往,很是麻煩。

在交通發達的現在,在西北旅行仍有如此的困頓與煩惱,古人在這片土地上出行又該是多么的艱苦。

在《史記》中,司馬遷將張騫出使西域稱之為“鑿空之旅”。以前讀來只覺“鑿空”兩字極具想象力,空間成了實體,人在空間穿行有穿鑿之感。來到西北才明白,這兩字又是那么貼切形象:將山巖鑿為洞穴絕非易事,一次次揮舞,一次次敲擊,才來迎來最終的完成?!拌徔罩谩弊匀皇侨f分艱難的旅程。

張騫第一次出行,中途被匈奴軍抓獲,在異地滯留十年之久,待他逃出、出使西域各國后回到長安,整整十三年過去了。同樣走過這條旅途的還有玄奘,從他離開長安西行求法,到他取經歸來,與五萬多里的路程一起結束的,還有十七年的光陰。

每當讀到這樣的人生故事,我常常自問:如果一生只做一件事,你會選擇做什么?

然而,我會因這疑問而羞愧,因為我的生命中似乎并沒有什么事值得我用一生去追尋。在我們面前展現的,是現代生活的諸多可能,每一件事都好像那么精彩,但又因每件事都顯得精彩,它們對我們卻失去了獨有的魅力。我們仿佛成了自身生活的圍觀者,在外面張望著,看著時光像流水一樣從其中白白流過,遲遲沒有做出選擇。

我并不是在懷念“從前慢”,懷念“一生只夠做一件事”的時代。我想,即便在張騫和玄奘面前,同樣總有諸多選擇,但他們敢于從中做出屬于自己的決定,即便選擇了一場結局莫測的冒險,踏上了一條遙遙無期的旅程。有時,更多的選項不會給一個人帶來更多幸福,是選擇本身為我們的人生賦予了意義。

在做出選擇后,困惑、徘徊和后悔也仍有可能在每個人的心底縈繞。而我與這些偉大古人之間的最大差別,或許是他們對人生擁有一份珍貴的信念和耐心,他們愿意等待生活的“水落石出”,能夠堅持到答案自然顯現的時刻。



浙江体彩20选5跨度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