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啦網 首頁 > 職場

王艾:我從未叫出你的名字, 但我知道你的模樣

2019-10-30 14:29 未來文學

我所接觸到的你是我另一世的正面,

正如你所摒棄的是我另一個一生的負面。

王艾的詩

王艾

須彌山

高處的山,在云端之上,

將形態與亮度,調至星星的房間里。

在一千個小世界的中央,燈,

遠比我家的祥和。

如果此時你來到我身邊,

我愿做比丘心。

平庸的生活,總比體驗昭華已逝的崇高感

讓人更加接近山里的真實。

馬的嘶鳴,

纏繞瀑布的回音。

方形廣場里此時空寂,

那是號角聲掠過樹枝之后,

也是遠看無望的光年無法穿梭之后。

我居住在銀河系的旋臂上已久,

我在等著你,

與放棄你的意義相同。

2017年11月23日

燈下的母親

我母親坐在竹椅上打毛衣,

她相信,面前的油燈不會轉暗。

如同她堅持認為,

展開全文

門前的老樟樹不會腐朽,

那條流經人民公社的小河不會截流,

家,也會像樣地存在那里。

農具井然有序,

莊稼循著四季的旨意壯大或荒蕪。

土灶里的柴火,在風箱的催促下,

嗤嗤燃燒。

如今,她所守護的都暗了下去,

每一口瓷碗邊沿的油漬,

每一件外祖母留下的器物,

都在她六十多年的沉默中,

下沉于那間老房子。

在那間白蟻肆虐的老房子,

暗下去的光里,

她伸出被家務熨出老繭的手掌,

遞給我一根起了皺褶的燈芯。

2016年7月18日寫于浙江

2018年1月5日修改于北京

王艾作品《飛越古山水2·2015》

165x214cm,紙本綜合材料,2015年

無名

離開你之前,低泣,

是為了響應巨大寂靜里的模糊回音。

然而,憐憫作為戒尺,

奈何我們如山的經文與如海的話語。

遠處的燈塔,在你抵達之前,

早已熄滅。三更半夜,

辨識要被原罪推動著,模糊著,

發出聲音卻永遠奴役于這座孤島。

無論是踩單車的男孩聽見齒輪異樣的聲音,

還是被他的宿主帶走。當隧道里的族語吟誦,

他聽到過去的鐵蹄,給毛毯般的記憶,

印下一串侵略過后的斑點。

史前的荒蠻何其之多,在我們的黃昏,

展望你,也就是你熄滅的地方。

寂滅的四壁眾人剝著賜予我的物品,

終結于界點是模糊的懊悔。

——沒有人因退化而喜憂兩忘

2017年9月10日

蝴蝶

化滅,也就是一念之間。

抓住,這瞬間的箴言。

兼任承諾,誓言如浮云。

斑斕是能力,保證一路的通達,

給翩翩起舞的顯貴,佐證仕途,

遠不如帝國的雄心來的脆弱。

花園與墓地,

斜坡上,我曾深愛過的田園里,

價值非常的剩余。

剩余的古中國的宅邸,

夕陽調情荒涼,

搭配著越劇。

清唱著,無法穿梭的壁壘,

林立在深巷的一抹影子,

重新尋覓。

2017年10月

王艾作品《飛越古山水4·2015》

214x170cm,紙本綜合材料,2015年

念想有時

關于我們的狹海,

遠看像兩對犄角,

頂著那一片蔚藍而虛無的海。

從公民的窗口望去,

總有人盼望,

這規劃中的跨海大橋有望今年開工,

盤活這個兩個犄角帶來的彼此倔犟的區域性格,

以及獨立導致的負面情緒。

偶而我會跨出這片海,

夢里渡輪的汽笛聲,

比現實的中悄然無息。

我站在大理石裝飾的窗前,

游蕩在有巴洛克風格的家具的客廳里,

到了下半夜,

你會在那里與我會合,

在虛無的光線里,

我甚至分不清你的臉型,

她總埋在保險柜投下的陰影里,

她幾乎難以破譯。

我錯愕于自己,

從未在那里帶走任何秘密。

私人性應該死于它的屬性,



浙江体彩20选5跨度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