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啦網 首頁 > 職場

我們與河 | 鄉愁筆記

2019-10-30 22:16 weila

原創: 頭號地標 頭號地標

《一生最美的閱讀筆記·鄉愁筆記》

文 | 黃潔

返鄉導師 | 汪成法

望著眼前這汪水,望望周遭的這一切,我突然很陌生了。一直住在這里時沒覺得有什么變化,只不過出去讀了幾年大學,再回來仔細看看,倒覺得世事變遷,恍如隔世了。眼前這汪烏漆嘛黑的水,好似童話里老巫婆煮的湯藥,企圖把我吞噬。它不能,我的記憶一直在。

每每說起家鄉,人們總不免提起自己生長和居住的城市,可我卻不由自主地先想到那個靜謐安逸的小村莊,仿佛它從不屬于某個城市。事實上,它的確屬于某個城市,也正是因為處于這座城市的極南邊,才有了“南村”的名稱??伤驳牡拇_確像是被這座城市丟棄了一般,這么多年來,就這樣一如既往地與世隔絕,自顧自地慢慢生長。

我從小就在南村長大,一望無際的田埂、蜿蜒曲折的大湖、生機勃勃的小河,是我童年最大的樂趣。夏天的午后,太陽把大地烤得滾燙。河邊的柳葉打著卷兒,河水咕嚕咕嚕地冒著泡,可南村的小孩兒卻是生龍活虎,滿田埂亂跑,絲毫不在意這炎炎烈日。我和小伙伴們常常跑去河邊摘荷葉荷花,再把摘到的荷葉當成遮陽傘撐在頭頂,或是頂在頭上當成帽子,也有折去它的莖干做成裙子、衣服的。除此之外,河里的小蝌蚪也深得我們的喜歡,不需要太過刻意地去捉,只要彎下腰來雙手輕輕一捧,便能看見它們在那淺淺的一抔水里歡樂地徜徉。離河不遠處有一片洗澡花,里面有許多的小蜻蜓飛來飛去,我們常常跑去那兒捉蜻蜓。我們一步步謹慎地靠近花叢,目光來回搜索,等看到某只蜻蜓停在花上不動,便豎起手指放在嘴邊示意小伙伴不要動,再輕輕伸出手,慢慢地靠近它,然后迅速地掐住它的翅膀。那時我們堅信,蜻蜓是吃蟲子的,所以每次捉到蜻蜓,我們總是一溜煙跑回各自家中,把蜻蜓放進房間里,指望它能夠吃掉那些煩人的蚊子??墒堑诙?,我們總是心痛地發現蜻蜓僵硬的尸體無辜地躺在地上。

展開全文

每個下午,我們都是在這樣放養式的田園生活中度過的。幾乎每一天,我都能玩到日落西山,直到奶奶繞著村子喊我的名字,我才會依依不舍地跟小伙伴們說“明天再來我家找我玩啊”,然后跑回家吃飯去。

夏天的伙食尤其豐盛,這是媽媽的功勞,也是河水的功勞。大清早,媽媽就把蝦籠分散開來拋進小河里,等到傍晚時分,再一個個地把蝦籠收上來,把“戰利品”倒進盆子里。那時,我總能看見一臉驚恐、張牙舞爪的小龍蝦堆滿整個盆子。當然,運氣好的時候還能網到魚和黃鱔。傍晚時分,我偶爾會和媽媽一起去湖邊摸螺螄,湖邊的石頭上黏著不少這樣的小東西,摸在手里滑滑的,摸滿沉甸甸的一盆端回家去,又是給給爺爺的一盤好的下酒菜。

整個夏天我都是快樂的,除了那些停電的晚上。一到晚上,村里的變壓器常常燒壞,電工也總是修得不及時。熱得實在燥得慌,爺爺奶奶就一齊把涼床抬到屋后的空地上,讓我躺在涼床上睡覺。鄉下的花腿蚊子最毒,盡管奶奶一直坐在靠椅上用蒲扇替我拍打,也沒法將它們一一趕走。我在涼床上翻來覆去,把遍體鱗傷的腿和胳膊抓得愈發遍體鱗傷,依舊無法緩解這奇癢。又熱又癢又燥,但聽著河水潺潺流動的聲音,最后竟也能進入夢鄉了。每每醒來時,我雖發現自己已被奶奶抱回家里,流水聲卻仍不絕于耳,就好像做了一個很長很長的、關于河的夢,一時間有點兒分不清自己究竟是在夢里,還是早已醒來了。

我仔細想想,毫不夸張地說,我的童年有一半都和這條河有關。我曾肆無忌憚地接受著河水的饋贈。



浙江体彩20选5跨度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