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啦網 首頁 > 職場

青春風暴 | 談驍、陸閔 × 只有詞語跟隨著他

2019-10-31 14:15 weila

談驍,1987年生于湖北恩施。出版詩集《以你之名》《涌向平靜》。曾參加詩刊社第33屆青春詩會,湖北省文學院第12屆簽約作家?,F居武漢。△談驍

▍春聯父親裁好紅紙,折出半尺大小的格子;毛筆和墨汁已準備好;面粉在鍋里,即將熬成糨糊……父親開始寫春聯了。他神情專注,手腕沉穩,這是他最光輝的時刻。他寫下的字比他更具光輝,它們貼在堂屋、廚房、廂房的門窗,把一個家包裹成喜悅的一團,直到一年將盡,紅紙慢慢褪去顏色,風雨最終撕下它們。父親買回新的紅紙,他要裁紙、折紙、調墨、熬制糨糊,他要把這幾副春聯再寫一遍。▍屋外的聲音一覺睡醒,夜深了,外面房間的燈還亮著,父母還在說話,不用聽清他們在說什么,有聲音就夠了,我可以安心地繼續睡。許多年后,輪到我在夜晚發出聲音:故事講到一半,孩子睡著了,臉上掛著我熟悉的滿足表情。夜已深,屋外已沒有為我亮著的燈。夜風撲窗,汽笛間似蟲鳴,如果父母還在房間外面,他們什么都不用說,我什么都能聽清。▍華子魚達里湖有一種華子魚長得像鯽魚,但比鯽魚小每年春天,它們沿貢格爾河洄游成年的雄魚游在前面它們是游不回貢格爾河的它們的任務是被吃掉晚上,貢格爾河水量很少蒼鷺、白琵鷺守在河口,吃掉淺灘的雄魚白天,貢格爾河水流旺盛銀鷗守在河灣,吃掉剩下的雄魚鳥兒們吃飽了,就飛走了貢格爾河恢復了寧靜雌華子魚這時候才出發它們可以平安地游回貢格爾河產下懷抱了一個冬天的魚卵▍一夜之間樓房推倒了,也許早該倒了磚瓦雜亂,像翻耕后的田野有人站在廢墟中央,像站在田野中央彎腰低頭,像在哀悼一夜之間,過往消失了再過不久,廢墟也會被清理田野里種上新的作物我走過廢墟,走到那個哀悼者對面他蹲下身體,在磚瓦里翻撿像一個拾荒者像是要從生活的遺跡里翻撿出生活的奇跡▍是我離開了他們一個孩子在山路上跌了一跤,鼻血直流他還不知道采集路旁的蒿草堵住鼻孔只是仰著頭,一次次把鼻血咽下去一個學生放下駝峰一般的書包從里面取出衣服、飯盒,取出書本、試卷最后是玩具:紙飛機翅膀很輕,紙大雁的翅膀更輕一個青年在世上隱身了二十多年只有影子注視過他,只有詞語跟隨著他他想說的不多,活著的路上不需要說太多都不在了,孩子、學生、青年都不在了,山路、書包、可供隱身的人世我曾伸手想要挽留,卻只是攔住想隨之而去的我。是我離開了他們。▍水果還在山中照京山中,獼猴桃隨處可見,海拔五百米的河谷地帶,獼猴桃長得最好,薄薄的皮裹著飽滿的身體。在山腰,獼猴桃身上長出一層御寒的茸毛。海拔越高,茸毛越長,越密集。到了山頂,林中主要是耐寒的松樹和杉樹,撥開背光處的灌木叢,撥開藤條和寬大的藤葉,獼猴桃還在,茸毛覆蓋之下,它縮成苦澀而結實的一團褶皺,那褶皺即身體。

展開全文

陸閔,本名范尊賢。1995年生于江蘇連云港,詩歌見于《揚子江》《星星》《詩歌月刊》等,曾獲首屆長三角新銳詩人優秀作品獎。△陸閔



浙江体彩20选5跨度走势图